返回 第七卷尽付笑谈(大结局)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  第七卷尽付笑谈(大结局) (第1/2页)

    三人在漆黑的船舱,相对而坐。他用步摇为她绾发,她确实拿了步摇挑灯芯。一盏昏暗的灯,两盏淡酒。闻着那淡淡的酒香,她有些微醉。端了酒盏在手,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那荧荧发亮的液体。她抿了一口酒,被那刺激的味道呛到。一口酒闷下去了之后,整张脸都涨得通红。她伏在桌面,肩膀不停在颤抖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肩,大掌抚过,几乎能摸到了她的骨头。何时竟是这般消瘦。“沉默不说话,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谈判不需要太多客套的话,是吗?”

    她喘着粗气抬起了头,望向了如初。他微微一笑,嘴角的弧度一如既往的优雅。他端起了酒盏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君玥见状抓起了眼前的酒盏,仰头喝尽,长长地叹了口气,目光投向她。“你来谈判?我竟是不知道,他居然放心让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天下三足鼎立,你能同时和江南还有桑植为敌吗?”她挑眉,渐渐地又垂下了眼,低眉顺目的样子。“所以为什么要笨到围攻桑植已经决意离去的军队。桑植若是全力反扑,北疆防线医魄安趾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“是元芷。”如初又灌了一杯酒,艰难地吞下,“龙将军,我到现在为止都还不明白,你就真的不怕,究竟是冒险还是偏激?”

    舜华伸手,夺过了他手中的陶瓷杯。“越是想要麻痹自己就越不可能醉。这样的淡酒,根本就不可能会醉。想不到时至今日,我们三个居然还能坐在一起。”手支撑着额头,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脑袋清醒一些。站起身迈开一步,竟是扑倒在地。两人上前搀扶,她却只是沉默摇头。沉默了好久好久,她站起了身,跌跌撞撞走出了船舱。江风冷冽,她的脚步凌乱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君玥走上前,走到她身边。她没有回头,声音淡然,“君玥,岸上是桑植的十万大军。你准备何时登陆?”

    “你来不是为了和谈吗?你希望我何时上岸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舜华微微一笑,侧过了头。月照着她的脸,晦明晦暗。“如初,该收手了。我不想函关成为一座废墟。曾经我费尽心力只是想要为江南留下屏障。就怕有朝一日你的铁骑踏平江南。可是知道如初投降,我才明白。原来……江南存不存在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呵呵……”君玥轻笑,斜眼瞄着跟随而出的夜如初,但见他依旧是一副笑容温柔。似乎并不在意。看着他讳莫如深的笑,舜华缓缓转过了身,盯着舱门边的他,笑语嫣然。“如初,你从来都不喜欢为官。官之于你都已经是负担。而我却还自私地要你守着江南。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与你而言,江南只要太平就足够了。而不在乎他究竟是在谁的管辖之下。时至今日,我只是想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,不要再守着江南了。我只希望,你能拥有你要的生活,你要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他依靠着轮椅,头枕着椅背,抬起了头,看着那一轮圆月。月凉如水,他在那一轮月中看见了一颗桂树。他的心无限地迷惘,所谓幸福只要遥望着她的幸福。“回到桑植,和尹昀若怎么生活?你不能再是八皇妃啊?”

    现在自然而然地在君玥的面前提及远在异国的他。舜华竟然也不觉心酸,“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该以什么身份和他一起走下去。虽然我不知道,但是无论结局会怎么样,就算是只有我一个人,我也可以。就算是我将江南拱手相让,就算我再没有退路,我也有勇气一直走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如初沉默,他坚信尹昀若会为了她不顾一切,所以他选择了放手。

    默然望着她,她执着的模样深深刻在他的心里。她义无反顾的样子,她纯真的笑,他都记得。“舜华,这尘世的流言蜚语毁了我们,却坚定了你和他的情谊。我真的好恨好恨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他是咬牙切齿,可是舜华却在他冰冷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悔意。她长叹了一口气,转过脸抬头看月。“真的想象不到,我们仨也有这样一天。这一夜,牵动着多少人的心思多少人的生命。说实话,我们仨谁有资格决定这一切。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都没有资格,所以我们仨聚在了一起。无论是我们中的谁,只要一个不慎就会点燃这场战火。所以我们都要慎重。”如初回过身,推着轮椅向着她走去。“舜华,你为何要来?”明明他已经派了张清,她只要安安心心呆在函关就不会有事。她只要好好的,为何还要来冒险。他明明已经让张清送了信。为何她还是来了?

    “因为我很早就期待,我们仨可以这样相处,至少一次。我们所做的决定……”她开口说话,冷风灌进口鼻,伸手搓着手臂,期望能够温暖一些些。“战或者和,只在我们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舜华轻声笑着,微微挑起了眉,眼前微微上挑,一副挑衅的样子。“一念之间,生或者灭。君玥,今夜往事随风,且歌且饮,如何?”

    君玥默然,双手环胸。“酒是好酒,可是你不能喝。因为喝酒伤身。”

    说着牵起了她的手,拉着她走回船舱。热气腾腾的粥端到了她面前。一日都没有吃什么,舜华已经饿过头,完全不知道饿的感觉。闻到那淡淡的粥香陡然间勾起了她的食欲。她安安静静地吃着粥,两人安安静静地望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做什么看着我?”安安静静的,她都不知道怎么去化解那浓得化不开的尴尬。良久三人你看我我看你,片刻后失声大笑。这一夜,何止是往事随风,何止是一笑泯恩仇。三人相对而坐,细语温软。谈着过去的事,谈着现今的形势,仿佛是多年不见的老友。谈正在发生的现实也谈故事。

    抛开了身份抛开了责任,这一夜沉醉。

    邹奕一直以为这将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却不料三人却是把酒言欢。听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时传来。邹奕守着门,在那时而温软时而铿锵的交谈声中睡着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声巨响。惊醒了船舱里的人,舜华迷迷糊糊地醒来。推了推斜倒在轮椅上的如初。侧头又

  第七卷尽付笑谈(大结局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