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二卷:裂痕&失去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  第二卷:裂痕&失去 (第2/2页)

淡淡的,心里却知道能等到现在已是极限了,苦笑道:“再给我一天,就一天。我保证跟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管家看着他固执的模样,不禁心软了几分,沉默一会儿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夏至羽目送管家离开,手里的香包不禁攥紧了几分。管家沉默,就代表默许了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天边最后一抹余光散落着独孤,最后彻底消失在天边的尽头。夜幕悄然降临,这一夜,没有满天繁星,没有清日,只有一片怅然。

    再见了,小清日。

    车站。

    清日独自乘坐上了火车,心急如焚,下车后,匆忙坐上去往流花镇的大巴。

    就在早上,妈妈跟大姨打电话,我隐约听到了一些东西

    “学校?准备在哪建啊……你们家的后面的花田?不错呀,那以后孩子上学就方便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姨家?花田?向日葵!

    后面还聊了什么我没有再听进去了,我只知道,那片向日葵花田就要消失在世界上了。一股难以言说的苦涩油然而生,我流下一张纸条,然后定了火车票,急匆匆赶去流花镇,我想,至少,至少要去看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我看着车窗外的快速后退的风景,双手紧紧攥住,疼痛感并没有让我冷静下来,我只想快点,快一点赶到花田,最好是能够守护它们,不被破坏,哪怕后果是威胁到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到时,已是黄昏。按照记忆来到后山,只见一台台机器清除着向日葵,已经有好一部分的向日葵遭殃了。

    我红了眼,跳进花田中,站在里机器十分近的地方,张开双手,挡住身后的向日葵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影在花田中显得十分渺小可笑,但是我固执的站在这里,双眼瞪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让开,小妹妹,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!”工作人员从挖掘机中探出脑袋,不悦的朝我大喊。

    我丝毫没有离开的反应,红着眼吼:“我不!我偏不!”

    “这女的搞什么啊!妨碍老子工作!”旁边那个工人更是气愤看着我。

    两行清泪不知何时流了下来,我张张嘴,发不出声音。田间小路路过一个少年,大概十六、七岁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,朝他说:“帮帮我,人多他们就不敢把花田怎么样了!我求求你,帮帮我……”泪水模糊了双眼,我胡乱擦去,看着不知所措的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要来的意思,眼神复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拜托!”

    我只是想守护它啊!我连我唯一喜欢的东西都保护不了吗?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后果我来负责好吗!我求求你,你过来帮帮我好不好?”我撕心裂肺的哀求,他颤颤巍巍的看着我,转身迅速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我无力的面对一切。

    工人看着不耐烦了,下来把我捉住,劝道:“别嚷嚷了,不就是片花么,你摘一朵去就行了,别妨碍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我攥紧双手,大喊道,“你不懂的,你永远都不会懂的!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都不懂得它对我有多么重要,在我心中,它就是一切!”

    工人被她的气势愣住了,倔强的眼神仿佛再说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听清他在说什么,一阵眩晕感重重的刺激着大脑,身体一软,闭上双眼昏倒了过去,隐约听见几声叫唤。

    夜晚,很晴朗。绿色的蛐蛐在田间跳跃,月亮洒下一片银光。

    花田已变成一片土地,光秃秃的,没了生气。

    不知昏了多久,我慢慢睁开疲惫的双眸,发现自己周围仿佛置身于某种宿舍,我连忙坐起来,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一个青年的声音不大不小,传进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闻声抬头,之间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人递了一杯水递给我。

    等等,工人,花田……

    “向日葵呢!”我哑着嗓子抓住工人的衣服激动的问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但却沉默着,不给予任何言语。可是,我却在他的神情中读懂一切。

    结果,还是没有摆脱失去的命运。即使我强迫自己面无表情,但是泪水还是不可抑制的流下。某些悲伤,不是冷漠就能够掩饰住的。

    他怜悯的看了我一眼,转身抱起一个插在简易花盆里的向日葵,放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不知道那片花对你这么重要,但是,我们也没办法,为了生活,我们必须这么做。”他轻轻说,“我知道你会伤心,所以摘了几朵最大最好看的给你,我是个粗人,很多都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只有放弃了,才能成全另一个。如果向日葵的使命是如此,我们不能改变它,那就把它放在心里,用一辈子珍藏。”他的口吻像是回忆着谁,但是说完又像是什么都未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抱起花盆径直走向门口,硬生生的无视他,拐角时,我转头看着他,双眸在夜中散发着淡淡幽光,我知道,他看懂了。

    转身呢,我便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我不禁想起夏至羽,美丽而又叛逆的少年,我们就像在同一平面的两条线,相交,分开,不可能再次碰撞了。

    只有放弃了,才能成全另一个。

    再见了,夏至羽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